一秒记住【37中文 www.37wxw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卫庄不曾言语,只是坐在长板凳上目光死死的锁住那摇曳的烛光,在那晦暗不定的眼眸里,卫庄在想些什么,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而大铁锤的这声讽刺,自然也不曾落入他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雪女则是有些责怪的看向了大铁锤,她如何不知道,遭逢此次打败,流沙现在的上下的心还是何等的散乱。

    这是锦上添花的最好时机,而不是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真的要落井下石,只怕在屋子里的那位纵剑传人,就是第一个不答应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铁锤,你也给我少数两句,没看到在这之前白玉京,易先生,盖先生都先后败在了胜邪的剑下,足以证明这柄剑与它的主人,并非是易于之辈,这传说中天下剑者的噩梦,剑器的梦魇,确实不是一个虚假的传说。”

    班大师捋着自己的胡子,一派了然,好似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没的说的,他又要开始运用自己的忽悠之术了:“流沙会失败,也并不冤枉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明白了,罗网是从哪找来的胜邪剑,倘若胜邪都能找到,那么湛卢呢?湛卢又在哪里,班老头刚刚也都说了,剑器的梦魇,我觉得,这能对付这把剑的,只有湛卢。”

    盗跖是一个小偷,对于这些古代历史传说的了解可不一般,胜邪的传说他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欧冶子一炉五剑,这等传说与大名他岂能不知道?

    只是一直都存在与传说中不曾亲眼见过多少,上一次在儒家,倒是瞧见了太阿,看起来平平无奇,也无甚威力。

    但随后而来的胜邪,则是展露出了天下间所有剑者都为之心惊胆战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或许,湛卢的确是能够克制胜邪的剑,但这柄剑在天地之间消失的时间,已经长达两百年了,上一次被人所见,还是在很久以前的时候,自从周王朝被绝嗣,就连隐隐约约的传说,都已经彻底消失不见,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样。”

    项梁摸索着自己的下巴,也将自己知道的部分给说了出来:“指望它来对抗胜邪,是不现实的事情,不可能我们想,它就刚好出现在我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单独的湛卢,也是无用的。”将摆放在桌子上的鲨齿仔仔细细的观察了好一会儿,甚至还伸出手敲打了几下,确定了剑锋与牙齿的完好以后,徐夫子这个时候,也终于出声了。

    “只看鲨齿上的痕迹的话,与胜邪的对撞并未对它的形体造成多大的损伤,只是鲨齿其中蕴含的灵性被削减了不少,联系上渊虹和步光的情况来看,胜邪,在掠夺这些名剑蕴藏的那种灵性。”

    “它是为了补全自身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盖聂也终于走了出来,只是一眼就看到了怔怔出神的卫庄,心下微微有些疼痛,但还是转而诉说出了自己这些天来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们之间的顺序要这样来,首先,是易经的步光遭逢破坏,虽然不知是在什么时候与胜邪交战,但是我当时被无痕剑意排斥从而造成重伤,不会有错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在来到桑海之前,它就已经吸取了步光的灵性,继而得到了无痕剑意。”

    “再然后,上一次摧毁了渊虹,这一次,它更是将目光瞄准了鲨齿,可见天底下的名剑,都在它的狩猎范围之内,别忘了,胜邪的传说。”

    “剑长一寸,邪胜三分。”兴许是盖聂的出现,让卫庄略微回神,这才也出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这一次,我在与她交战的过程中,他对于纵剑术了若指掌,原因就是它掠夺走了渊虹的力量,从而加诸在自己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它是残缺的剑,因为是欧冶子铸造到一半儿就舍弃到一边封存起来的剑,所以胜邪渴望的,就是自己的完整性,如何将自己变得完整?自然就是掠夺那些同样属于同类的灵性,用来加持在自己的身上,从而将自己补全。”

    高渐离也提出了自己的一意见,在这白日里晴朗日光照耀下的房间里,显得格外明目:“步光,渊虹,鲨齿,如果真的要这样算的话,那么名剑剑谱前十,只怕都在它的狩猎范围之内。”

    “鲨齿虽然没有步光那么严重,但是灵性损失的也不少,最近这段时间,最好还是少出鞘,多蕴养一下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有些心疼的拂过鲨齿上的齿,这可是他的母亲的毕生心血,这般大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,如何让徐夫子淡定得下来?

    肉眼可见的脸上的褶皱多了不少,可见他现在的忧愁。

    “哦~这样说来,这柄残剑的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