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【37中文 www.37wxw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耳听见头顶水晶的脆裂声的同时,猫猫便不假思索地扑身上去。艾露的瞳孔圆张开,纵身跃出数米,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。银色的重锤率先滚落一旁,紧接着是主人娇小的身躯和数块被钩爪撬落的水晶。秦水谣的低呼声在耳边迅速放大,不等猫猫看清,便结结实实地坠倒在兽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主人——!”

    “见……”痛吟之中,女猎人勉力翻身仰躺过来,强压住骂出声来的冲动,挣扎着做了个无碍的手势,“我没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伤到头吗?”猫猫心中一沉,趴下身在主人身周好生嗅探了一番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对不起,我早该阻止的……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眼前,挡路的岩障是在崩塌中剥落的一小段山壁,有几十米高,几百米宽,一直延伸到将二人与贾晓一行隔开的巨岩旁。身处在山崩过后的石林废墟中,艾露的视野大大受限,直到近前才发现如此障碍。若是折返回先前的岔路,想办法绕行过去,不但白白浪费了方才半个多钟头寻路的努力,还意味着两人要再度涉足一段异常脆弱的地形,徒增危险。念及此处,女猎人不顾随行者的阻拦,坚持要绳攀上去,果不其然付出了代价。

    “至少试过了才能甘心……”女孩沉沉地呼吸几次压下痛感,挡住随行者递来的药瓶,“之前的回复剂药效还在,先扶我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已经这副样子了,还想着逞能——”猫猫一边说着,矮身架起主人的一只胳膊,毛茸茸的脸上沮丧之意尽显,“这不是普通的山壁,水晶太滑,钩爪用不上力,就算勉强爬上去,这么脆的岩质也很难禁得住你的重量。我好不容易找到主人,可不能看着你拿性命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艾露的眼睛忽闪着,将对方的模样倒映其中。秦水谣的纤腰被绷带紧束,显然是在崩塌中受创不轻,裸露在外的皮肤也是鳞伤遍布。尽管伤势已经最大限度地处理过,但循着岩缝一路走到这里,主人的双唇仍一直紧紧地抿着,忍得很是辛苦。

    “这些话在你说来可没什么说服力。”秦水谣笑笑,脸色在艾露的眼中又灰白了几分。前时猫猫执意赶来自己身边,冒着触动断裂岩层的风险掘地行进,不知几次险些被埋于地下,一主一仆在执拗上可算难分伯仲:“小猎团不能一刻没有团长,回到大家身边是我的职责,吃些苦头算不了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保护主人的周全也是我的职责……”猫猫还欲争辩,却只觉背上一沉,主人才站起来一半便双腿脱力,掣着艾露再度跌倒。秦水谣坠落岩壁前堪堪护住了脑袋,但受伤不久的背脊又被重重地挫了一记,此刻灼痛不已的腰椎仿佛一个无形的旋涡,将猎人的体力和意志力源源不断地抽离出去。她挣扎半晌,索性放弃了起身,苦着脸倚在就近的石头上:“抱歉,让我先……歇上一会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先前的伤口没有裂开……”艾露的肉掌在秦水谣身上探了探,暂时安心下来,“不要动,我把绷带再加固一下。”

    女猎人在山崩时丢了头盔,长发一直披散着,她至此才收拢起碎发,简单地盘在脑后,努力调整着呼吸:“猫猫,你说……我是不是个不称职的团长?”

    “两个传说猎人不在,理该轮到我来控制状况,但我到底也什么都没能做到。”女孩的目光投向山体中心,古龙最终遁入的方向,眼神变得迷蒙起来,“我阻止不了猎场上的局势变坏,也阻止不了大家一个个受伤遇险,现在更是连陪在大家身边都不可能。紧要关头无法成为队员们的依仗,我这个团长做的还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艾露本在默默地处理包扎,听闻此言颔首轻笑一声,反问道,“主人不觉得,你现在的口气正像某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诶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封尘处在你现在的位置,大概也会说出类似的话吧。那家伙自怨自艾的本事整个小猎团都拍马难及,主人应该最熟悉才是。”

    秦水谣心中的失落感方起,就被猫猫突如其来的问话破坏殆尽,当下嗔怪地瞪了艾露一眼。猫猫却没有点到为止的意思:“如果这些话从那家伙口中说出来,主人想必也早知道该怎么回答的吧。”

    团长沉吟一番,果真循着兽人的话思索起来:“大概……‘天灾巢穴不是什么随便的猎场,没有人能真正控制局面’,‘你已经竭尽全力了’之类的吧。”她的眉头舒展了片刻又再次聚拢,脸上的担忧越积越浓:“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‘但是’,”猫猫咬断多余的绷带,打断道,“小猎团不止要有一个封尘,也要有一个永远胸有成竹、从不质疑自己的团长。那小子犯了浑,还有主人可以去点醒,如果主人自己也变成了那副样子,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