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果与季墨的婚礼是后来补办的,那天唐果昏迷,唐母遣散了宾客,等唐果再醒来时,教堂里已空无一人,而第二次的婚礼,则更加简单。

季墨不愿意自己的小女友累着,所以一切仪式皆免,再者婚纱尺寸不合,季墨干脆重新准备了一套,而对于这场简单十分的婚礼,唐果从头至尾都没有意见,许是自己想通了从前那道士的话,如今她十分活泼,只要是嫁给季墨,以什么样的形态结婚都没有关系。

玉兰的房子在婚前被唐果重新布置了一番,她买了许多大红喜字,卯足了劲儿贴的到处都是,屋子里突然间这么喜庆,季墨表示很不习惯,可是看小姑娘喜欢,倒也由着她。

季墨对唐果的要求很低,可以说是什么事都由着她,所以两个人结婚两个月来倒也不曾有过矛盾,可是近来渐渐地,两个人之间有了一些问题,这些问题从唐果开始频繁地去余雨家里玩了回来后尤其明显。

夜色正浓,主卧里小夫妻俩浓情蜜意,气氛甚是暧昧,只是情到浓时季墨也不能忘了一样东西,他支起身去抽屉里拿,就被底下迷迷糊糊的唐果拦住,小姑娘语调慵懒,听着很是性感,殊不知这全然是她刻意的。

“墨墨,今天不用了好吗。”她有心撩他,而季墨机警,更是一早分辨出她打的什么算盘,没有同意。

“今天不是安全期,不可以。”

季墨无情拒绝,唐果马上就不开心的撅嘴,很是羡慕地说:“余雨的女儿很可爱,我也想要。”

眼见小妻子直言不讳地说出自己的渴望,季墨表示很不忍,可有些事却还是要坚持地,便轻声哄着:“那明天下班后我带你去顾砚那里,你要是愿意,可以给他们家的公主挑些礼一起带着。”

早猜到他会这么说,可是一味眼红别人的算怎么回事呢,只是看看人家的孩子,完全满足不了唐果的愿望,她求女心切,不由的便问:“墨墨你是不喜欢孩子吗?”

季墨许是没料到小妻子会这么问,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倒不是不喜欢,若她身体可以,生一个也无妨,只是医生说过,她眼下的身体还不宜怀孕。

不忍告诉她不要孩子是因为她自己本身的缘故,季墨干脆点着头应下来:“是的,我不喜欢孩子,吵吵闹闹的有什么好,你要真喜欢,我让余雨常常带着孩子过来就是了。”

唐果原本会那么说,完全是存心的,她没有想过他会真的不喜欢孩子,可是肯定的话却是真真切切地从他口里说出来,唐果很吃惊,甚至有些难过,她看了季墨两眼,不知道同他说什么好。

此时此刻,于唐果来说,刚才的浓情自然是一下子冷了,她慢慢地挪到一边睡觉,不再搭理季墨,只留了一个后背给他。

季墨不是不知道这么说可能会让她生气,可是没有办法,原本是想着到了明天或许就好,只是唐果竟一连几天都不正眼瞧他,直到唐母从n市过来看望就不见面的女儿,这才觉得小两口像是有了矛盾。

正是周末,原本季墨该在家的,可是上午被一通电话叫走后就没有回来,唐母趁着这个机会跟女儿谈了谈心。

“妈妈,墨墨说他不喜欢孩子,可是我看他是很喜欢余雨家里的孩子的,是不是……他不想跟我生孩子。”

因为百思不得其解,唐果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,而唐母本也是不打算对女儿说的,可如今见女儿这么想,怕他们的夫妻关系出问题,便也不存心隐瞒了。

“你可能不知道,季墨她对你是说不喜欢孩子,对我却是说,你的身体还不够好,现在要孩子有风险,就连医生也这么说,果果,这样你明白了吗?”唐母问着她,心里其实很欣慰地,季墨对果果很好,她很放心。

唐母的话虽然轻描淡写,但已足够让唐果相信,那个瞬间她的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,只知道那种复杂的情绪之后是非常的感动,她冲唐母点点头便独自出了门。

门外时辰已近在黄昏,她打了车朝砚墨的方向过去,默默在心里面做了决定,他为让她安心宁愿自己误会他,那么她不辜负他的心意就是。

砚墨到了,此时季墨刚忙完,见到冷战了几天的小妻子过来,他表示很惊奇,只是还未有机会说话,那边久不理会他的唐果便过来主动投入他怀里,语气瓮瓮:“墨墨,我以后会好好吃饭,把身体养好的。”

她没由来的一句话令季墨不解,却不问,只是回抱她,下巴搁在女孩子毛茸茸地头顶上,静静“嗯”了一声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