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竹马权少,诱妻入局》 【06】没必要把你也赔上去(1/3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赵文涛很守信,提早几天便打电话来问窦雅的归期。

窦雅当然不会自作多情地认为赵文涛对自己有意思,毕竟,她也是久经情场的人,而赵文涛看她的眼神和相处的方式,没半点跟喜欢沾边。

会这么殷勤地打电话来询问,纯粹,是因为他是个绅士,不想怠慢女人,也不想总欠着她的一顿饭。

不得不说,赵文涛的这些心理,窦雅算是捉摸准了。

确认了窦雅的归期之后,赵文涛接着拔了电话去饭馆订好包厢,搁下电话之后,便去忙自己的事情。

谁都很难相信,像他这样三十几岁的男人,事业有成,脾气不错,皮相当然也是上好,可在感情上,却空窗了好几年。

而这段空窗期,还是为一段明知没有结果的感情而守的。

对于爱上裴悦并默默守护在她身边几年这件事,赵文涛没有后悔,也没有怨过裴悦。

因为他太了解自己,即使没有裴悦,这几年,他也只会像没认识裴悦前一样,跟别的女人逢场作戏,玩些成年人都喜欢的游戏。厌了烦了,就离开,偶尔撞见,彼此也只当是普通朋友一样,点个头寒暄几句,然后,互不干扰地生活下去。

那些女人,对他来说是露水,晨光一现,就蒸发了,一点影也不会留下。

而这几年,他只不过是为了裴悦戒了他那逢场作戏的恶习而已,实际上,并没损失什么。

没有了那些鸢鸢燕燕在耳边喧闹,对赵文涛来说,倒是落得个耳根清净。

人么,不都是这样的么。穷得锅盖都揭不开的人,没吃过猪肉的鲜味,大概有根红薯啃啃就觉得那是人间美味了。可有一天,这人终是开了荤,再让他吃红薯那就不是一般的难以下咽了。

对女人的看法,开始,赵文涛多少有些受西化的影响,觉得跟女人不外乎就是在床上耳鬓厮磨翻云覆雨的那么点乐趣,不必有感情,有性致就行。

可对裴悦,他是真真切切地动了真情,即便是得不到,但爱上一个人那种痛并快乐着的感觉,他算是尝到了。于是再去看那些为钓男人而坐在酒吧里优雅举杯的女人,怎么看都觉得兴致索然。

这天,等他忙完一大堆的事,照旧端着咖啡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玻璃前,眼前,是红彤彤的即将隐没于天边的落日,举起杯子呡了一口咖啡,秘书的手艺一如既往让人难以下咽,跟裴悦煮的既香又滑的咖啡,那是天壤之别。

可她,终究是成为了别人的妻子,能独享她那杯可口咖啡到老的男人,终究,不是他。

赵文涛苦笑着把杯里难以下咽的咖啡喝完,心想,这大概就是他的命,这辈子,只能喝着这种由秘书煮的难以下咽的咖啡,孤独到老!

下班的时候,大马路边那间他时常光顾的模型店,平时很是冷清,这天却格外热闹,定睛细看,竟是打出结业清货的牌子,于是这下便围了不少希望能捡到便宜的顾客。

赵文涛把车拐到一边停下,他不是贪便宜,而是因为这间店里时常会进很多新模型,这些模型,正好是恺恺喜欢的款,在别处很难找到。

赵文涛算是这家店的大客,连电话都留给了店主,让对方有什么新款的模型记得第一时间通知他。

跟店家的这种交易,从恺恺一岁多的时候便开始,一直至今。

虽然,现在的恺恺,身边多了很多疼爱他的人,有他的亲生老爹还有白家的几个长辈,但让赵文涛感到欣慰的是,那小家伙,至今仍对他这个干爹粘腻得不行,见了面就撒娇卖萌,见不到面,就隔三差五地打电话来问,“干爹,你什么时候来看恺恺啊?”

在恺恺之前,赵文涛从来不知道自己会喜欢孩子,而且,还是喜欢到没底线没下限的那种。

裴悦对此没说过什么,但裴扬偶尔跟他视聊,似是不经意地说过这么一句话,“赵哥,你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很多很多对不起我老姐的事,这辈子你才会毁在她手上。哥,放弃吧,老姐那人,感情上一根筋,她早没救了,没必要把你也赔上去。”

裴扬的话,赵文涛懂。

心知,她,确实是没救了。

而明知这样还守着她的自己,同样是没救了。

其实,裴悦会原谅白铭并跟他重新开始,虽然让赵文涛伤心,可却是意料中的事,而且,这件事对赵文涛的伤害,似乎比他自己所料想的都要低得多。

大概是因为,裴悦由始至终都没有给予过他希望,因而,他早已学会在这件事上顺其自然。只一直抱着“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”的良好心态在裴悦母子身边呆着。

这么多年了,即使他不愿意承认,亦不得不接受,她要的幸福,他给不了。因而,当她选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