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姓元, 叫元明珠, 小名叫圆圆。我生来便极其尊贵, 我不仅是我父皇的老来女,还是他唯一的嫡女。可是就算这样, 我这一路走过来也不是很顺遂。

我母后有我的时候, 都已经三十好几了,我父皇都老头子一个了。我出生之后,我父皇很高兴, 还给我取名叫元明珠,说世人看名字就知道我是他的掌上明珠,可是我母后就一直很为我担忧。

我母后担忧的是我的长相问题。说来也奇怪,我长得不像我母后也就算了, 反而极其像我父皇。随着我年龄的增长,我不但跟我父皇像了个七八分, 还跟我三哥好似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, 导致我母后每次看到我的脸,都想要去盘点她的库房。

我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大侄子叫元晔, 他是我三哥的嫡长子, 他好似什么都懂,我从小有什么想不通的就喜欢去问他,当然我更喜欢听他叫我姑姑。

我五岁的时候, 有一次睡觉被尿憋醒, 我就听到我母后抱怨我父皇说:“您看看圆圆长得是越来越像您, 这可怎么好?”

我父皇回道:“长得像朕才好, 至少日后她嫁了人,就凭着张脸,也没人敢违逆她。”

我母后很丧气地说:“难道您就没有想过咱们圆圆会嫁不出去吗?”没一会我就听到我母后说她要去点点库房,还嘱咐我父皇,让我父皇见着什么好东西给我留着。

我那时候才五岁,实在是不懂我母后为什么担心?我烦恼了两天,终于决定去找我大侄子了。不知道为什么我大侄子老说他每次见到我就感觉屁股疼?为了这事,我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找我大侄子的,以免他屁股疼。

我把我的烦恼跟我大侄子说了,我大侄子果然没叫我失望。他跟我说可能是因为皇祖母也就是我母后担心我会嫁不出去,所以准备给我多备些嫁妆,这样我会好嫁一点。

我又问了为什么我一定要嫁出去?我大侄子说因为我是女人,女人都是要嫁人的。经我大侄子这么一说我就懂了。

从那以后,我也开始给自己攒嫁妆了。我母后都说了我长得像父皇不好嫁,那估计我是真的难嫁了。为了以后我能嫁出去,我从五岁就开始见钱眼开,每到过年、过节、过生辰,我就开始明码标价,要礼物。

等我到九岁的时候,我已经是个十足的小富婆了。也是到了九岁,我才知道为什么我母后会担心我嫁不出去?

哎,说来都是泪!我长得像我父皇也就算了,毕竟我父皇已经很久不理朝政了,而且在两年前他就已经把皇位传给了我三哥。虽然我父皇的凶名一直在外有流传,但他已退位,所以对我的影响也不算大。

比起我父皇,我其实长得更像我三哥,也就是当今圣上,用我母后的话说就是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我三哥虽然看着总是笑眯眯的,可是他在外的凶名是一点都不比父皇少。我顶着张三哥脸,试问谁还敢娶我?要我是臣子,我也不敢娶。我摸清了缘由之后,开始深深的为我自己担忧,但照照镜子,又好似无能为力,天生长这样,我能怎么办?

在我十岁的时候,有一天我大侄子兴冲冲地跑来坤玉宫找我,拉着我就朝东宫跑。说到东宫,我大侄子在九岁的时候就被我三哥立为太子,所以他现在住在东宫。

路上他跟我说他的一位太傅前两天病了,所以今天东宫来了一位新先生叫祁毓,是暂时顶替他的那位太傅的。他觉得他的那位新先生很适合我,我一听这话,也不用我大侄子拽了,我自己大步流星地走前面去了。

等我们到东宫的时候,我躲在屏风后面偷偷地瞧了几眼那个大侄子说的新先生。那个新先生看着真心不错,长身玉立、面如冠玉,人看着就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反正总之一句话有点仙气。

我也是个聪明的,为了自己日后能顺利嫁出去,也是顾不得脸面了。我指使我大侄子,让他打听清楚他那位新先生。

我大侄子也是个能干的,很快他就把他那位先生的详细情况查明写在纸上递给我了。我一看那位先生是祁国公的嫡子,年二十,暂未有婚配,我就欣喜不已。我伸出双手算了下他比我大十岁,那我还能有机会吗?一想到祁国公府,我就有些挠头了,祁国公府是出了名的子嗣艰难,据说已经单传了好几代了。

不过我觉得我可以亲自去问一下他能不能等我?不对不对,还是应该先问问他怕不怕我,主要是怕不怕我这张脸?

后来的事情就有些混乱了,我也有些羞愧。因为我私下找祁毓的时候,被我父皇活捉了。然后祁毓就那么被我给赖上了,不过我也让他不要难过,我跟他说我有很多很多嫁妆。祁毓真的是很好,即使是被我父皇活捉了,他也全程面带淡笑,没有任何不快,而且他好像也不怎么怕我的这张脸。

我父皇亲自给我跟祁毓赐了婚,之后他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